Written Works
作品详情

灵魂有香气的女子
出版时间:2016-10-04 21:44:01

作者介绍:
李筱懿:女性主义作者、媒体人。从总经理秘书到管理培训师,从财经记者到广告部主任,从专栏作者到畅销书作家,从传统媒体老八路到自媒体新四军,相信生活永不止一面。著有超级畅销书《灵魂有香气的女子》《百炼钢成绕指柔》。公共号“灵魂有香气的女子”开设半年,订阅数猛增超20万, 并获邀成为网易云阅读、今日头条、新浪时尚、搜狐时尚等知名媒体特约供稿。
书籍目录:

张幼仪:坏婚姻是所好学校

张幼仪:坏婚姻是所好学校

陆小曼:月亮的光华,终究不能永恒

林徽因:女神行走人间路

冰心与林徽因:女人的友情

林洙:幸福像个拖着黑色尾巴的风筝

唐瑛:珍爱自己的女子,才是一辈子的美人

江冬秀:如何与你,相伴到白头

黄逸梵:人生的不良资产剥离

孙用蕃:幸福从来不是稳稳的

张爱玲:小姐爱上凤凰男

苏青:坦白与真诚代价巨大

宋霭龄:金比情坚

宋庆龄:梦想是多永不凋零的花

孟小冬:破镜重圆的可能性

福芝芳:经典“旺夫相”

王明华:从无私的爱到无边的痛

内容简介:
这是一些最让人羡慕的女人,她们有最精彩的人生,而且征服了各个领域中最出色的男人。这里不光写风光的一面,更写她们风光背后的心酸与沧桑。 这些女性的起点不同、身份各异,人生的
在线试读部分章节:

张幼仪:坏婚姻是所好学校

一次陪女友相亲,说起该男的种种状况她一直微笑颔首,情况的急转直下是从得知该男早年酷爱写诗开始。

女友大惊:“写诗?早说!写过诗的有几个人靠谱?哪个诗人的感情不是拿别人的情感当垫背的一路练手过来?不要!不要!”

说罢,拎包而逃,走了老远还在咕噜:“不靠谱!不靠谱!”

早知诗人的爱情如此不靠谱,当年张公权还会给徐申如写信,提议把自己的二妹张幼仪许配给他的儿子徐志摩吗?

古往今来,婚姻状况差得过张幼仪的女子恐怕也没几个。

梁实秋曾描写徐志摩:“他饮酒,酒量不洪适可而止;他豁拳,出手敏捷而不咄咄逼人;他偶尔打麻将,出牌不假思索,挥洒自如,谈笑自若;他喜欢戏谑,从不出口伤人;他饮宴应酬,从不冷落任谁一个。”

但是,随和潇洒的诗人对待自己不爱的结发妻子,冷漠残酷极了。

婚后四年,他们相处的时间加在一起大概只有四个月,都是在他的假期。

空旷的院子里,他伸长了腿坐在椅子上读书,时而自言自语,时而颔首微笑,她在他旁边默默地缝补东西,心里期待和他说上一句话。可是,他宁愿招呼仆人,也不对她说半个字,那时的她年轻、胆怯,于是,更加沉默地咽下绝望。

她到法国马赛看他,他穿着黑大衣,围着白色的丝巾,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他穿西装的样子,还是一眼就从人堆里认出了他。因为,“他是所有接船的人当中唯一露出不想到那儿的表情的人”,她的心凉了一大截。

在国外,他总对她说“你懂什么,你能说什么”;飞往伦敦的飞机上,她因晕眩而呕吐,他嫌弃不已:“你真是个乡下土包子”;他冷酷地要求离婚,完全不顾她已经怀孕,她说:“有人因为打胎死掉。”他答:“还有人因为火车肇事死掉,难道你看到人家不坐火车了吗?”

她在德国生下二儿子彼得,身边没有一个人照顾,他却追到柏林要求离婚,还写下了那句著名的“无爱之婚姻忍无可忍,自由之偿还自由”。

当她提出想征得父母意见之后再离婚时,他急了,他一迭声地说:“不行,不行,你晓得,我没时间等了,你一定要现在签字,林徽因要回国了,我非现在离婚不可!”直到那一刻,她才知道自己丈夫真正爱的人是谁。

最终,她成全了他。

她在离婚协议上迅速地签好字,眼神坦荡地递还他说:“你去给自己找个更好的太太吧!”

他欢天喜地地道了谢,提出要看看刚出生的孩子。他在医院育婴室的玻璃窗外看得赞叹不已,丝毫没有想到刚产子却遭遇离婚的她应该如何养育他的亲生骨肉。

他成了民国历史上“文明离婚”的第一人。不过,在这段残酷的过程中,丝毫看不到那个写出“你是天空里的一片云,偶尔投影在我的波心”的诗人式的浪漫与多情。

看着他避之唯恐不及地逃离,你会以为她是多么不堪的女子,可是,恰恰相反,在这段婚姻中,他才是真正高攀的那个。

她家世显赫,兄弟姐妹十二人。二哥张嘉森在日本留学时与梁启超结为挚友,回国后担任《时事新报》总编,还是段祺瑞内阁国际政务评议会书记长和冯国璋总统府秘书长。四哥张公权二十八岁即出任中国银行上海分行副经理,是上海金融界的实力派。

为了让她嫁得风光体面,在夫家获得足够的地位与重视,她的娘家人用心良苦,特地派人去欧洲采办嫁妆,陪嫁丰厚得令人咋舌,光是家具就多到连一节火车车厢都塞不下,是她神通广大的六哥安排驳船从上海送到海宁硖石。

至于他,不过是硖石首富徐申如的儿子,想拜梁启超为师,还要通过显贵的大舅子牵线搭桥。

可惜,所有的努力都无法让他爱她,哪怕只是微乎其微的一点点。

只是,不爱一个人是一回事,肆意伤害一个人却是另外一回事。

嫁给一个满身恶习、拳脚相加的无赖,算不算坏婚姻?充其量是遇人不淑吧,坏在明处的人伤得了皮肉伤不了心。

但他不同,对别人是谦谦君子,唯独对她,那种冷酷到骨子里的残忍不仅让人心碎,更是对自身价值的极度怀疑与全盘否定:自己果真如此不堪吗?自己做什么都是错的吗?自己没有别的出路吗?

同时代的女子,朱安一生坚守,把自己放低到“大先生”鲁迅的尘埃里,却始终没有开出花;蒋碧微果决了断,却在不同的男人身边重复了同样的痛苦,落得晚景凄清;陆小曼不断放纵,沉湎于鸦片与感情的迷幻中,完全丧失了独自生存的能力。

唯独她,这个当年被丈夫讥讽为“小脚与西服”的女子,一边独自带着幼子在异国生活,一边进入德国裴斯塔洛齐教育学院读书,虽然经历了二儿子彼得的夭折之痛,但离婚三年之后,徐志摩在给陆小曼的信中再次提到这位“前妻”时,却赞叹:“一个有志气、有胆量的女子,这两年来进步不少,独立的步子站得稳,思想确有通道。”

得到那个曾经无比嫌弃自己的男人的真心褒奖,是多么艰难的事,华丽的离婚分割线之后,她的人生开始有了鲜花与掌声。

她出任上海女子商业银行副总裁,借助四哥张公权的人脉关系,使女子商业银行走出困境。

每天上午九点,她已经开始在办公室忙碌,下午五点,家庭教师又上门为她补习。她特意把办公桌安排在最里面,方便对周遭的一切明察秋毫,甚至,她总是最迟离开办公室,因为生命如此繁忙与丰富。

曾经,她心底最大的遗憾是没有接受良好的教育,没有系统学习过新派的知识,不能像他爱恋的女子那样既渊博又俏皮,如今,她立志为自己弥补这个遗憾。

分享到

联系我们

Add: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曙光路一号二楼215室
QQ:2050837294   Email:xm@lhyxqdnz.com
Phone:0551-63636997   (09:30-18:00)
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李筱懿 陶妍妍 美女都是狠角色 先谋生后谋爱 爱的年份 香蜜会 香蜜电台 喜马拉雅
x

关注微信公众号

打开微信,点击顶部的“+”,使用 “扫一扫” 即可将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。